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11:25 分类: 福彩3D杀码预测登录 阅读:

 潘娇娇指尖将触未触,也就沾到余氏一点衣服边儿,可余氏却向后一退,双膝一弯,待快挨到地面了,才一下子坐下去,大呼小叫道:“哎哟!打人啦!打人啦!可怜我身怀六甲,这要是孩子没了,我跟你拼命。”
 
    妙策一门心思巴望着能生个儿子呢,女人这一叫,叫得他心惊肉跳,慌忙扑上去扶住,道:“你怎么样,你怎么样,你没事?”
 
    潘娇娇怒道:“我可没碰她啊,你们大家都看到啦,这女人要是讹诈,大家可得做个公道!”
 
    这时候妙龄从人群里钻了出来,父母到都督府来讨人,她当然也来了。只是一开始没有站到最前面。其实她心底里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一直嫉恨的很,恨她生得比自己还美,恨她就有小神仙如此怜爱,偏生自己百般巴结,就是入不了小神仙的法眼。
 
    如今借着母亲的由头,妙龄扶住余氏,仰起头儿来,恨恨地瞪着潘娇娇道:“潘大娘,我们妙家的事儿,可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。我姐姐生是妙家的人,死是妙家的鬼,官府已经有了公断,谁敢阻拦我爹娘带她回家?至于说我姐姐嫁予何人……”
 
    妙龄冷笑一声,道:“我就直说了!我爹根本就没打算叫她嫁人。我们妙家家境不好,我娘马上又要生孩子,到时候如何养活?爹跟一位贵人谈好了,要把我姐姐卖去那位贵人家里做丫环,怎么着?我偏不藏着掖着,就说出了又怎样?这是我妙家的事,谁管得着?”
 
    妙龄这句话一出口,嘈杂的现场顿时一片寂寞,鸦雀无声。原本争吵不休的、交头接耳的、指指点点的、旁观摇头的,俱都定在那儿,看向同一个方向。
 
    妙龄心头一跳,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,就见李鱼在狗头儿和陈飞扬两个人的陪伴下,已经走到人群外面。
 
    人群下意识地让开一条道路,陈飞扬和狗头儿都停在了那里,李鱼独自一人,从人墙中间缓缓地走上前来。
 
    正坐在地上撒泼的余氏让妙龄扶着,讪讪地站了起来。
 
    妙策慌乱地回避了一下李鱼的目光,站到了余氏旁边。
 
    潘娇娇欣喜而自豪地看着儿子,而李鱼的目光却定在了吉祥身上。
 
    “李鱼哥哥……”
 
    吉祥仿佛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扑上来一把抓住了李鱼的手,流泪道:“我不想回去!我不想再回那个家,不想再姓那个姓!李鱼哥哥,救我!”
 
    李鱼深深地望着吉祥流泪的眼睛,轻轻地推开了她的手。
 
    吉祥的脸登时变了,眼中露出一抹极度的恐惧,她呆呆地看着李鱼,生怕从他嘴里也听到抛弃她、放弃她的话,那她真的可以不用再活了。
 
    李鱼低沉地道:“我能做的,都已经做了!人力有时尽!”
 
    吉祥听着,一颗心渐渐沉到了谷底。
 
    妙
 
    3:求月票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107章 弄巧成拙
 
    吉祥这番话一出口,都督府门前登时一片寂静。
 
    偶然听丫环说起府前发生了事情,欲来一探究竟的杨千叶刚刚走到照壁旁,听到这番掷地有声的话,也不禁停住了脚步,看着吉祥的背影,她的眸中倏然掠过一丝赞赏。
 
    自己没有的、做不到的,就会羡慕能拥有的人、能做到的人。杨千叶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,别看她锦衣玉食远胜吉祥,可她却做不到吉祥一般如此的洒脱。
 
    其实吉祥身上背负的东西也不少,亲情、孝道……,可当这一切都离她而去,而她也终究舍得放下的时候,她就一身轻松了。这一刻她站在门前,独自面对所有人,所付出的勇气,不亚于一个战士,独立于要道,面对万马千军。
 
    妙策暴怒,他气得浑身哆嗦,指着吉祥,语无伦次地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!不知廉耻,自轻自贱!”
 
    吉祥看着他,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,轻轻一笑,缓缓地道:“我以前,就是太自重了!”
 
    妙龄也要气疯了,原本这个便宜姐姐在他们手中任由揉捏的时候,她并不觉得什么,这一刻,她终于要振翅飞去了,妙龄心中那隐藏的妒意也突然地爆发出来。
 
    因为她知道,吉祥困在妙家,就算是一只金凤凰,也不如一只落翅的鸡,只能任由他们欺凌,只能任由他们安排任何不堪的结局。可她一旦离开,就追上不了,真的追不上了,从此只能仰望。
 
    妙龄怀着一种莫名的恐惧与嫉妒,指着吉祥尖声大叫:“你这是私奔,是要永世为婢的!”
 
    吉祥看了看她,轻轻点点头:“我知道!我愿意!”
 
    妙龄一窒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余氏也不再坐在地上捶地号啕了,她抹了抹本就没掉的眼泪,站起来指着吉祥大声叫骂:“你这不知廉耻的贱婢!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!不孝不义,弃家私奔!大家可都听见了,她自己说要私奔的,私奔者为婢,可就算为婢,老娘也不答应,私奔者当场打死勿论,这是国法……”
 
    “当然!当然!余大娘,你说的对!”
 
    旁边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笑容可掬地架住了余氏的胳膊,笑眯眯地搀着她往妙策身边走:“不过,你别发怒嘛,你怎样没甚么,你肚子里的‘妙计’可是无辜的,他还是个孩子啊!”
 
    余氏莫名其妙地看着李鱼,李鱼搀着她的胳膊,走到妙策身边,就像老丈人在教堂里把闺女的手交给女婿,把她的手往妙策手里一放,托付似地拍了拍,转身走上了台阶,站到了吉祥身边。
 
    吉祥本来就像一个决心一死、勇敢地独自面对千军万马的勇士,可李鱼走到她身边时,却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,乖乖站到了他的侧后方,就像一个小卒,终于见到了他的元帅。
 
    李鱼向阶下站着的众人挥挥手,真跟检阅三军的大元帅似的:“各位,吉祥姑娘就在这里,想打死她的,现在,向前一步走!”
 
    私奔者永世为婢,就算她男人自己愿意,也永世不可抬为妻子,甚至为妾都不行,只能是婢。这是明文载于律法之中的,为的是维护社会正常的婚姻制度和礼法。
 
    同时,如果私奔者被当场抓获,是可以活活打死的,这也是合法的。可是道理是这个道理,也得分分场合环境不是?李鱼站在石阶上这么一说,吃瓜群众们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。
 
    向前一步走?你开什么玩笑,这是都督府啊!大门两边原本一个执戟长,四个枪士,因为府前围了人,临时又增加了一倍,九个彪形大汉虎视耽耽地正看着我们呢。
 
    我们只是闲得无聊的吃瓜群众,围观围观,找点茶余饭闲扯淡的话资而已。维护封建礼教、树立大唐风气这么重大的责任,还是不要交给我们了吧?
 
    吃瓜群众一退,只剩下妙家三人站在那儿,既未进,也未退,进退维谷。
 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