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日后山相见的时间地点结果一转出来就看到了李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11:28 分类: 福彩3D杀码预测登录 阅读:

  李鱼的笑容倏地一敛,声音也严肃起来:“吉祥姑娘,姿容模样,人品秉性,那是没得挑的!不信你买上四两棉花纺一纺(访一访),街坊邻居的谁不翘起大拇哥儿夸?”
 
    此时棉花在中原大地上还没有广泛种植,只有从西域进口了极少量的棉布, 又称为“白叠布”,珍贵而罕见,富有人家才能用,贫苦人家有的见都未必见过,也不知道李鱼在说什么,不过正因为不知道,所以觉得……很有道理!
 
    李鱼道:“可如今,吉祥姑娘为什么宁愿背上不孝不义之名,也要与妙家脱离关系呢?内中缘由,一言难尽!大家有眼能看、有耳能听,真要有心,打听打听也就知道了,这又不是什么秘密!”
 
    吃瓜群众们是很容易被左右的,李鱼一番话,众人登时交头接耳起来。妙策一家三口能倚仗的唯有道义,如今道义也要站不住脚了,不禁有些发慌。
 
    李鱼又道:“至于吉祥姑娘方才为奴为婢的一番话,只是气话罢了,作不得数。大家都是聪明人,只要想想,她宁愿为奴为婢,宁愿受人唾骂,也要这么做,就知道她是何等的无奈、何等的无辜了!”
 
    李鱼替吉祥兜转这番话,其实是一番好意。既然身处这个大环境,就得遵守这个大环境的规则。如果坐实了她脱离妙家属于私奔,那她就真的一辈子无法抬头了。
 
    李鱼是现代人,处于声讯传播发达的世界,就算自己还年轻,没有那么多的经历,却也是见多识广的,晓得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,不会不分场合、不分对象的只凭一腔热血做事。
 
    只要有勇气,就能改变整个世界,那是多二的哲学啊。个人是没办法同大环境抗衡的,你让李世民扮成披头士,跟大力哥一样说话试试,满朝文武、皇亲国戚都得认为他得了精神病,马上就得把他绑起来换个皇帝当家。
 
    李鱼固然敢做一些不计后果的大事,比如他假借神佛名义,灌了任太守一肚子粪汤。可是,任太守不是吉祥,吉祥是他所怜所爱之人,他做什么,就得考虑到她的未来。
 
    说几句漂亮话,固然一时爽了,但那将是吉祥一辈子的心病。就算他看得开,也很难让吉祥释怀,吉祥可是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,观念难改。
 
    就算他带着吉祥远走高飞,换一个无人知晓出身来历的地方生活,娶了她做妻子,吉祥自己心里也会始终认为,她是不合法的伪妻,会郁结成病的。
 
    这是李鱼的一番好意,因为在乎,所以替她想得太多,但吉祥此时可是真的豁出去了,她从小到大的身份与处境,与奴婢又有什么区别?所以,她是真的不在乎。
 
    李鱼这番维护开脱的话,听在吉祥心理,却以为李鱼是有意撇清关系,脸色顿时变得惨白。要知道,一旦坐实了私奔之名,那自贬身份的可不只是她,还有她的男人。
 
    李鱼的前程也要不可避免地大受影响,出仕为官就不用想了,在上流社会也是要遭人鄙视的。她豁得出去,李鱼分明还有大好前程,人家豁得出去吗?
 
    旁观者清,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袁天罡听了李鱼的话,见到吉祥的脸色,晓得两人心意都在对方身上,考虑的都是对方的得失,反而闹出了误会,不禁轻笑摇头。
 
    李鱼自以为说的非常得体,全未看到身后吉祥的脸色,对众人继续道:“不过,吉祥离开妙家,是必然之举了!李某既然出了手,就得好人做到底!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李鱼语气顿了顿,回想一下,吉祥好像给他发过许多张“好人卡”了,如今缘分已定,下一回应该只会在身上叫他“好人儿”,不会再给他发“好人卡”了吧。
 
    李鱼心思一荡,便又重回正题,道:“当日‘张飞居’诳买吉祥姑娘时,妙家唯恐惹祸上身,是妙家抛弃了吉祥,而不是吉祥背弃了妙家。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脸面找上门儿来?”
 
    李鱼的目光定在了余氏身上,他清楚,妙家真正的主事人,是她,而不是她男人。李鱼淡淡地道:“回去吧!莫要惹是生非!‘张飞居’你们惹不起,我小神仙,你们更惹不起!”
 
    余氏被他一看,心里发慌,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,色厉内茬地道:“你……你莫要得意!吉祥判归妙家,可是太守任老爷的判词!我……我们妙家是不会罢休的!”
 
    余氏摞下一句场面话,赶紧扯了扯妙策的衣袖,妙策恍然大悟,赶紧道:“对!我……我们妙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!我们走!”
 
    妙策扶着余氏,带着女儿,慌慌张张地离去。李鱼却只是淡淡一笑,对他们的威胁丝毫不以为意。
 
    任太守固然下作,但是再闹下去就是耍无赖了,而且在吉祥宁愿为婢也要脱离妙家的声明之后,闹也闹不出什么结果来,任太守固然恨他入骨,却已不可能再就此事大做文章。
 
    李鱼悠悠然转身,看向吉祥,吉祥敛衣盈盈下拜:“多谢小郎君百般维护!”
 
    因为吃瓜群众们还在看着,李鱼忙只虚扶一把,笑道:“妙策不仁,枉为人父,我既见到,理应出手,何必言谢!”
 
    袁天罡摇头道:“聪明人,也有犯糊涂的时候,无趣!无趣!”也不理会他们,径自登上石阶,就从他们旁边飘然而过,径回客舍了。
 
    杨千叶站在另一侧照壁旁,也是暗暗摇头:“为奴为婢又怎样,你若此时大大方方地承诺一句‘收了她’,实比如此呵护,更让她暖心遂意。愚蠢!愚蠢!”杨千叶也拂袖去了。
 
    人群中,只有护着华姑刚刚赶回来,饱受陇西李氏道义熏陶的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翘起大拇哥儿,大声赞道:“此真义士也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和小华姑乜了他们一眼,不约而同地道:“屁!”
 
 第108章 我性拙且蠢
 
    晚餐的时候,李鱼发现吉祥在有意地回避他,不禁暗暗好笑。
 
    这丫头,当众表明了心迹后就害羞了呀。
 
    不过,细想想也悉明日后山相见的时间、地点,结果一转出来,就看到了李鱼。
 
    李鱼扬起手,刚想打声招呼,纥干承基已经冷笑一声,道:“蠢!”
 
    李鱼愕然:“谁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道:“你都不知道自己蠢,还不够蠢?”
 
    李鱼奇道:“我蠢?我怎么啦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摇头道:“一位姑娘家,宁肯背负着万人唾骂的私奔之名跟着你,图的是什么?只是你的一句承诺而已。可你说了什么?你伤了人家的心知不知道?你怎么这么蠢?”
 
    李鱼不屑地“嗤”了一声,道:“夸张了吧,就你,还能明白人家女孩儿的心思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怪笑两声,道:“你以为我只是个不懂情事的糙汉么?实话告诉你,十三岁的时候,我就因生得俊俏,被邻家小娘子勾搭上床了。十四岁的时候, 我在一家胭脂水粉店做小二,就被女掌柜的勾搭上床了。十五岁的时候,我从军入伍,就被一个队正的娘子勾搭上床了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直了眼睛:“足下竟有如此丰厚的一本风流史?完全看不出来啊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扬起下巴,傲然道:“大丈夫志在功业,男女房事,不过如此,久而久之,索然无味。”
 
    李鱼点点头:“有道理!成基将军总是被年长于你的女子引诱,也不知是你采她,还是她采你,久而久之,难免生厌!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俊俏的一张脸庞登时阴沉下来,狠狠瞪他一眼,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李鱼对纥干承基的话是非常不以为然的,完全没往心里去,可再溜达两圈儿,刚刚绕到月亮门口,跑到杨千叶处聊天的华姑因为天色已晚,要回后宅歇息,从月亮门儿里出来。
 
    一见李鱼,华姑就蹦蹦跳跳地跑过来:“李鱼哥哥,你好蠢!”
 
    李鱼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你也是因为吉祥姐姐的事儿?我今天处理的何等得体、何等妥贴,你个小屁孩儿,懂什么。”
 
    华姑挺起小小的胸膛,傲然道:“我为什么不懂?我年纪再小,也是女的。女孩儿家的心思,我当然懂!”
 
    华姑不屑地乜了李鱼一言,道:“总而言之,你是真的蠢!”
 
    华姑蹦蹦跳跳地跑开了,李鱼站在那儿茫然半晌,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我真的很蠢?”
 
    这时墨白焰缓缓走来,目视李鱼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 
    李鱼忍不住问道:“老墨,你也要说我蠢吗?”
 
    墨白焰笑了笑,道:“劳驾,请让路!”
 
    李鱼“哦”了一声,讪讪地让到月亮门边。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