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一脸疑惑地看了看那些枪一般挺拔地站在那儿的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11:15 分类: 福彩3D杀码预测官网 阅读:

  一切果然如华姑的先见之明,案子异常顺利地反转了。待一干人等的供词写罢,书记官离开书案,来到苏良生面前,把讯案笔录往他面前一递,喝道:“你看清楚,果是如此的话,速速画押。”
 
    苏良生不识字,瞪大一双狗眼看了看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他又斜眼看了看一旁的班头儿,班头儿向他轻轻点头,苏良生便转过身去,伸出大拇指,书记将印盒递上,让他在印盒里按了按,又将笔录凑了上去。
 
    苏良生小心翼翼地按了手印,转过身来,呲着满嘴的血,向任怨谗媚讨好地一笑。任怨厌恶地挥了挥手,道:“苏良生伙同他人,贿买良家女子,证据确凿,罪无可恕。先打他二十大板,再押入大牢,定行判罚!拖下去!往死里打!”
 
    两个衙役立即一拧苏良生已被反绑的双手,想把他拖下去。苏良生一听打板子,登时慌张地挣扎起来,班头儿在他耳边轻声地道:“莫要慌,做样子的。”
 
    苏良生一听,马上放下心来,便毫不反抗地被人像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。
 
    殊不知,任太守这句话,又是一个潜规则。
 
 第103章 任老爷的后手
 
    “朝死里打”,那就是真往死里打啊,打不死你,也得把你打个生活不能自理。“往狠里打”,那就是要严刑逼供了。要是说“着力地打”,那就是表示:我跟他没什么交情,也没捞过他什么好处,你们随心情吧。
 
    如果任太守说“用心打”,那你就真得要用点心了,可别真给他打残了、打成重伤了。因为这个犯人,一定是走了门路,需要关照的。
 
    苏良生浑浑噩噩,对这其中的门道全然不知,被人拖下去后,第一件事就是被人塞了一团破布在他的嘴里,等他发现被人褪了裤子,摁在行刑凳上的时候,再想呼叫喊冤也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要说这衙役打板子,也有自己的一套潜规则,心情好的时候打你就轻些,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拿你泄愤。犯人的皮相好赖也有“减刑”或“加刑”的效果,长得顺眼的,行刑人多少就会手下留情。
 
    当然,这顺眼,不一定指的是人的第一张脸,也可以是人的第二张“脸”。清朝时候,郑板桥为官时就曾感慨过,衙役们对犯人打板子的时候,他心中的感受。
 
    “夫堆雪之臀,肥鹅之股,为全身最佳最美之处,我见犹怜,此心何忍!今因犯法之故,以最佳最美最可怜之地位,迎受此无情之毛竹大板,焚琴煮鹤,如何惨怛?见此而不动心怜惜者,木石人也。”
 
    (咦?板桥先生,真是关关的同道中人也。不过,我是直男,绝对直撅撅的直男,此之共鸣仅限于对异性的第二张脸,特此声明则个。)
 
    这一来苏良生又吃了亏,臀部松垮,还有黑斑,那衙役一看就觉得无比厌憎,当下就把大板子抡起来,狞笑一声,“噗”地一板子就拍了下去,登时拍了个花儿就是这么地红。
 
    他这一板子打得那叫一个实诚,苏良生跟鸭子似的猛地一抻脖子,一凸眼睛,声都没出,就往刑凳上一瘫,这一板子,直接把他拍晕了。
 
    行刑的衙役打板子的功夫,人家也是专门练过的,行刑高手如果把一块豆腐摆在刑凳上,抡起板子拍下去,里头的豆腐全烂了,外面依旧可以是整整方方的一块。
 
    这种阴劲儿最是可怖,因为它对人的伤害才是最狠的。所以苏良生挨这一板子听声音似乎不狠,可他的五腑六脏在那一刹那都受了震伤。那衙役一拍子拍下去,便向一退,另一个衙役的大板又拍了下来。
 
    这一板子的位置,大概是他“不小心”拍偏了,位置已经移向苏良生的后腰……
 
    公堂上,任怨威仪端坐,一脸正气,斥责庞妈妈等人道:“尔等受钱财诱惑,拐骗良家女子,同样是罪无可恕。念尔等尚有悔改之意,公堂之上,能主动坦白,本官网开一面,从轻发落,判处尔等罚金各一百吊,各打十板。主犯庞氏,流配三千里!”
 
    任怨判了庞妈妈一个流配之刑,却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执行,如果武士彟以庞妈妈还涉及行刺案为由,拒不交人,他也没办法。他只盼自己现在这样主动服软,能让武士彟收手,对他不要赶尽杀绝。
 
    狗急了是会跳墙的,武士彟若不留情,那他也就豁出去了,死也得咬武士彟一块肉下来。如果武士彟肯放手,只剩下柳下挥一个人,就好对付多了。
 
    李鱼站在大堂上,见案子审得如此顺利,他这个状纸就递了一张凭据,根本就没机会展现他的辩论能力,事情就完美解决了,也不禁心中欢喜。他回头一望,华姑正站在堂外,向他扮了个鬼脸儿,两人不禁相视一笑。
 
    李鱼虽然扭着头,唇角的笑纹还是被任怨看到了,任怨暗暗冷笑一声,心道:“武士彟那老匹夫咄咄逼人,我就暂且向他低低头。却不代表我就放过了你这个小贱人,你以为老夫拿你也没有办法么?哼!姜,还是老的辣!小子,学着点儿!”
 
    任怨想到这里,清咳了一声,把手中惊堂木重重一拍,朗声喝道:“案情已然大白于天下,吉祥归属一案,现在本官宣判:庞氏伙同他人,诱骗吉祥姑娘卖身,并非吉祥本愿,故而,文书无效,即刻作废!吉祥,依旧是妙家的女儿,判归其家,好生度日吧!”
 
    李鱼听到这里,心中蓦然一惊,他急忙扭头看向任怨,任怨微笑地看着他,笑里藏刀,怨毒深深,一字一句地道:“来啊,宣妙策上堂,着其领回女儿,一、家、团、聚!”
 
    李鱼的心立刻沉了下去。
 
    吉祥不必再被人买来买去,当然是一件好事。如果回家,也不过就是生活环境惨了点,她是过过苦日子的娃儿,也没什么。李鱼原本不必如此担心,但任怨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,还要马上派人叫妙策来执行?
 
    这其中就必然大有缘由了,不问可知,任怨是打算利用妙策,整治吉祥,因为他也清楚,整得吉祥苦不堪言,就达到了报复李鱼的目的。本来,同一人之父商议,整治他的亲生女儿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可妙策那人也配称人父?所以,这事也就有了实行的可能。
 
    “怎么办?”
 
    李鱼脑中急急思索,可仓促之间哪有主意好想。要知道,这是礼法社会,最重孝道啊,人家的生身父亲要把女儿接回去,谁能阻拦?凭什么阻拦?船老大刘云涛可是骂了祖父一句话,就判了斩刑的。
 
    大堂上鸦雀无声,堂外众人也傻了眼,华姑瞪大了眼睛,一时不知所措了。纥干承基瞪着任怨那张胖脸,开始琢磨从这厮身上,能熬出几两灯油。李伯皓和李仲轩也有些恼了。
 
    李伯皓道:“这厮太也无耻,咱们该跟大伯父说说,这种人也配为官?”
 
    唐初时候,世家的力量还是极其庞大的,他们名门世家的家主虽不入仕作官,可是对朝廷的影响力却非同小可。只不过,一家之主考虑的肯定是自家的利益,会不会动用那么多的资源和人脉,去扳倒一个并无恩怨的太守,这事儿未必就如李伯皓所想乐观。
 
    李仲轩正想答话,堂外观望的人群中,墨白焰已按捺不住准备动手了。他本答应杨千叶要等吉祥的案子判明白了再动手,所以才拖到现在,现在任怨又给李鱼出了一个难题,这案子等于还没结束。
 
    可是,他没法再等了。
 
    堂外观审的人已经越来越少,再捱下去,他担心自己目标太大,就不好动手了,毕竟杀李鱼机会多多,今天不行还有明天。可若是败露了身份,那后果就严重了,会影响公主殿下今后的大计。
 
    所以,墨白焰当机立断,决定马上动手。
 
    今晨出来,他带了三枚暗器,俱都是浸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的。
 
    要知道,暗器易得,剧毒却不易得,尤其是见血封喉的剧毒,有价无市,不好弄到啊。墨总管也就是因为是隋宫旧人,所以手里才有点存货,可也是用一点,少一点。
 
    因此,今晨出来,尽管想着要以防失手,他也只制作了三枚。在他想来,失手一次或有可能,三次的话怎么也够了。这针细如牛毛,肉眼难辨,李毒若是中了毒针都不会察觉,等他发觉不妙的时候,也就一命呜呼了。
 
    墨白焰盯着李鱼的背影,右手一甩,一枚毒针从人缝间就向李鱼的后背射去!
 
 第104章 蝌蚪忽安在,蛙声嚎有余
 
    墨白焰甩手射出一枚毒针,就在毒针离手的刹那,一个公鸭嗓子陡然叫了起来:“荆王爷驾到!”
 
    堂上众人一惊,纷纷转身或抬头望来。
 
    荆王一身便袍,在侍卫们的拱卫下,大剌剌地进了公堂大院儿,一脸疑惑地看了看那些枪一般挺拔地站在那儿的士兵,嘟囔道:“这他娘的究竟是太守府还是都督府,怎么这么多兵?”
 
    墨,他手下的人也是嚣张的很,在京里时他们或许还有些收敛,毕竟京里达官贵人太多,王爷也不敢为所欲为,可是到了这地方上,他们打心眼儿里就觉得高人一等,哪里还把旁人看在眼里。
 
    以墨白焰的武功,下盘何等沉稳,岂是旁人随手一推就能撼动的,但受人这一推,手上的准头却难免会受到影响,这根针飞出去,他又不知道射中谁了。
 
    墨总管还从未遇到这种情况,登时一脑门的黑线。那几个荆王的亲随把堂前的看客们左右一推,辟出一条道路来,也不理会堂上任太守正在问案,荆王殿下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任太守一见是荆王到了,慌忙离案而起,向他长揖道:“哎呀王爷,您来了怎也不传报一声,下官好出府相迎啊!”
 
    荆王很随意地摆摆手道:“不必讲那些繁文褥节,嗯……你堂堂太守,是什么大案,须得你亲自来审?还需要多久啊?”
 
    任怨陪笑道:“岂敢劳王爷久候,下官刚刚审理完毕!”
 
    荆王一听眉开眼笑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……”
 
    他刚说到这儿,庞妈妈两眼一翻白,突然推金山倒玉柱般向前一砸,撞向他的怀抱。
 
    荆王虽是上了大堂,身边也有几个一等一的高手侍卫跟着,可这些高手侍卫也不曾想到庞妈妈会奇袭荆王爷,他们的动作只慢了半拍,庞妈妈就直挺挺地砸到了荆王的身上。
 
    荆王乃是练武之人,又正当青壮,本来不可能被庞妈妈压爬下,可是庞妈妈倒过来的时候,脸色铁青,两眼翻白,口吐白沫,荆王爷锦衣玉食的一个王爷,实在不曾见过这种场面,竟然被她的模样给吓着了。
 
    结果……,“卟嗵”一声,荆王不见了,整个人被圆滚滚的庞妈妈给压在了身下。
 
    众侍卫惊慌地扑上去,伸手就抓庞妈妈。李鱼站在一旁看呆了,这时站在他左手边的荆言突然中了邪似的猛地一挺,脸色迅速变得铁青,也是满嘴白沫儿,咿唔两声,猛地向他倒过去。
 
    李鱼吓了一跳,急忙向后一退,荆言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,伸手颤抖地抓了抓李鱼的靴尖,身子一挺,便寂然不动了。
 
    接连两桩变故,堂上登时大乱。
 
    墨白焰早把第三枚毒针取在手上了,可荆王上堂,身边还跟着三四个侍卫,一个个晃着膀子耀武扬威的,身形虽然只是左右微微摇晃,却恰恰挡住了李鱼,缝隙稍纵即逝,他只剩一枚毒针,实在不敢轻易出手。
 
    此时,庞妈妈和荆言两人先后毒发,顷刻毙命,众侍卫抢过去要救荆王,倒是把李鱼露了出来,墨白焰大喜,第三枚毒针,立即出手!
 
    “卟嗵!”
 
    李鱼像练蛤蟆功似的,结结实实地四脚着地,趴到了地上,脑袋一扬,便叫了起来:“有刺客,快拿人呐!”
 
    如果只是庞妈妈一人倒下,看她症状,没准李鱼还以为是羊癫疯呢,可荆言也是同样的症状,李鱼哪还能想不到是着了他人暗算。
 
    他也不晓得是有人针对庞妈妈这伙人,还是误中副车,依照现代人躲避枪弹的常规动作,下意识地就趴到了地上,而且大声示起警来。
 
    几个侍卫七手八脚,刚把直挺挺的庞妈妈翻过来丢到一边,正要把荆王爷扶起来,一听李鱼大叫,几个侍卫不约而同地松手、矮身、拔剑、转身戒备。刚被他们扶到一半的荆王爷“卟嗵”一声又倒在了地上。
 
    李鱼四肢着地,抻着脖子左顾右盼,跟一只蹲在荷叶上的青蛙似的,可仓促之间哪里能够发现什么刺客。
 
    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把小华姑夹在中间,用身体护住,拔出佩剑紧张地四顾。
 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