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晚饭后特意把吉祥也唤到母亲房中把自己的事情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11:34 分类: 福彩3D杀码预测网址 阅读:

 李鱼看到吉祥仰着小脸儿,欢喜得像只雀儿,不禁心生怜爱。这苦命的丫头,难得见她能笑得如此开心,还有一丝小小得意的样子。
 
    李鱼的心也不禁酸酸甜甜,顷刻间变成一条糖醋李鱼了。李鱼亲昵地捏了捏她的鼻尖,笑道:“刚刚真以为你那么蠢,要被妖道骗了,把我急得呀!你这丫头,也懂得动心眼儿啦,果然是老实人骗人,才最容易成功!”
 
    吉祥一听,俏脸便急红了,她可不想让李鱼觉得她很会撒谎,马上就把袁天罡卖了:“才不是呢!其实……是那天在府门前,遇到了袁天罡袁先生,袁先生见人家面有愁容,才……才教了这番话,他说……总有一刻,用得上。”
 
    李鱼心里“卟嗵”一声,对袁天罡这个半仙儿似的高人,其实他一直有点戒备,所以尽量避着袁天罡,后来发现袁天罡从没找过他,这才放下心来。
 
    本来嘛,就算是神佛,千手千眼,尽观世间一切事。也得有凡人祈祷于他,又或者是神佛有心想知道某一个人的过去未来,才有可能从亿兆信息中注意到这个人,何况是袁天罡,神通再广大,也不可能洞悉世间一切事。
 
    但如今听吉祥一说,还是不禁有些心虚。那宙轮虽然有些“鸡肋”,却也只是他得了便宜卖乖,这般吐槽罢了。光是它能在危急时刻救人性命,这功能真的小?他可不想被人发现这个奥秘,从而失去护身的法宝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李鱼急忙道:“那人不务正业,不三不四,不是一只什么好鸟。你以后离他远些,不要理会他!”
 
    吉祥虽然不以为然,但郎君既然这么说了,自然乖巧听从。嫁前从父,嫁后从夫嘛!于是便温婉点头:“嗯!人家知道啦!”
 
    暗中,纥干承基观察到这里,恍然大悟,点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!”
 
    糖醋李鱼和吉祥馄饨在那儿卿卿我我,千叶豆腐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像一头撞进了山西晋阳的老醋坊,满鼻子都是酸味儿,听了纥干承基的话,下意识地问道: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虽已刮了胡子,变成了小白脸儿,却还是下意识地捏了捏下巴,深以为然地道:“难怪人家说,情人吵架,旁人切莫帮腔。一旦和好,你便里外难做。果不其然,这还没怎么着呢,吉祥姑娘便把袁道长卖了,李鱼还说他的坏话!”
 
    杨千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是有多闲?”
 
    李鱼见吉祥乖巧听话,心中愈发疼爱,下意识地张开手臂,很自然地就把她轻轻揽在了怀里。
 
    这动作毫不做作,吉祥也觉得理所当然。这时候,与那晚的暧昧旖旎不同,李鱼并未生起之念。颊上有轻风徐徐拂过,额头有阳光斑斓洒照,鼻端是草木清新香气,洗涤得他身心也只有最纯净的情感。
 
    李鱼轻轻地抚着吉祥每日都用淘米水洗搓,再用皂角洁净,是以乌黑柔滑,光可鉴人的青丝秀发,轻轻地道:“府前那番话,是我不想坏了你的名声,原打算徐徐图之的,谁想却被你误会了。”
 
    吉祥被他一摸头,微微眯着眼,懒洋洋生起一股倦意,眼皮儿都似快睁不开了,仿佛一只慵懒欲睡的猫咪。她昨夜,可真的是翻来覆去,不曾睡着。吉祥偎在他的怀里,轻轻点了点头,低低地“唔”了一声。
 
    李鱼又道:“哎!事先我又怎会想到,事情一波三折,凭生几许波澜呢!原本只是想斗垮张飞居,救你出来,谁想会牵出任太守那头老熊,树欲静而风不止啊!”
 
    吉祥微微扬起头,带些崇拜、带些紧张地看着李鱼,道:“李……鱼哥哥,任太守,不会再找咱们麻烦了?”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上午他刚刚参与了武士彟和柳下挥,冯镇戍等人的“联席会议”,这般人正本着“宜将剩勇追寇”的战斗精神痛打落水狗,尤其是即将迁转的武士彟,也在努力发挥余热,不出手则已,一旦出手,就是一个干!
 
    尤其是他还给这些人提供了一份“弹药”:庞妈妈生前最后一份供词。以此为契机,那些官员有的是办法弹劾任怨,找得出无数罪名,挟带于这桩案件之内,等着皇帝去“发现”、去重视。
 
    任太守必然自顾不暇了,哪还分得出精神来对付他们?不过,这个理由是不必说给吉祥听的。小姑娘香香软软的身子偎在怀里,仰视着他,还带着几分崇拜,这时不装逼天打雷劈啊!
 
    李鱼便淡淡一笑,云淡风轻地道:“不必担心!树欲静而风不止又如何?风若作祟,我便斩了那风!”
 
    这一句话,无比豪迈,大有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气概。
 
    美女爱英雄,吉祥早被李鱼征服了身心,简直是他说什么就信什么,再一听这么霸气的一句话,登时芳心也酥了,身子也软了,情不自禁地双手环住了李鱼的腰杆儿,要不然只怕就要软绵绵化作他身下一滩春泥了。
 
    “嘁!胡吹大气!”
 
    杨千叶气不打一处来,狠狠剜了一个白眼儿,扭头就走。
 
    杨千叶转过身,却见纥干承基弯着腰,还在眼巴巴地看着,不禁没好气地在他肩头拍了一下,低声道:“走啦!赶紧安排你的人,准备行动!”
 
    杨千叶迈开悠长的大腿,拔步便走,以她的功夫,自然是落地无声,林中李鱼和吉祥全无察觉。
 
    纥干承基紧攥双拳,看得津津有味儿。按照他的经验,接下来就该是、如胶投漆、妖精打架、少儿不宜了。结果杨千叶居然调头离去,只好恋恋不舍地又望林中一眼,这才跟着杨千叶离去。
 
    李鱼轻抚着吉祥的秀发,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。
 
    原本,他还有一年时间,到时要么回长安受死,要么就得成为通缉逃犯的事情是打算瞒下去的,但佳人有情,如何还能隐瞒?
 
    再者说,现在她一颗芳心都扑在他的身上,如果知道他将成为浪迹天涯的逃犯,究竟还愿不愿意跟着他?
 
    李鱼觉得,必须得对她说个明白。如果她愿意,那就带她一起走!带上她和老娘,从此浪迹天涯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李鱼把吉祥从怀里轻轻推开,正道:“吉祥,我有一个秘密,要告诉你!”
 
    可惜,杨千叶已经看不下去,掉头离开了,便也错过了获悉这个秘密的机会。
 
    :今天的兑换码是w7ftt4,敬请投票、点赞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第111章 今日动手
 
    吉祥的反应出乎李鱼的预料,当她听李鱼说明情况,特别强调如果她跟着他,今后只能浪迹天涯,再也不能回利州的时候,她眼中放出的竟是惊喜的光芒。
 
    李鱼将不再是神环罩体的小神仙了,而是一个逃犯,但吉祥不在乎。如果她在乎的是权力和金钱,她完全可以从了任太守,她需要的只是一个真心人。
 
    而离开利州,她同样不在乎,甚至为此欢喜不禁。留在利州,就意味着要被人指指点点,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她的情况,都理解她的选择,很多人依旧会把孝道摆在嘴上,对她肆无忌惮地发起攻击。
 
    而且,妙策再怎样不堪,毕竟是她的生身父亲,她能拿妙策怎么办?离开,永不相见,对她而言,是最好的选择。
 
    李鱼没想到最担心的心事在吉祥这里竟然这么轻松就被接受了,心中一块大石自然也就放下了。母亲那一关好过,只要能让他好生生地活着,当娘的没有不愿意做的事。
 
    李鱼与吉祥回到都督府客舍,晚饭后特意把吉祥也唤到母亲房中,把自己的事情对潘氏说了一遍,潘氏大惊,恨不得立刻就让儿子跑路,马上逃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。
 
    李鱼笑
    潘氏马上屈指算道:“咱们家攒下的那些家当,估摸着买上一百亩上等好田是没问题的,还得买一幢宅子,嗯……足够置办的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这几日,任太守已经不再派人盯着都督府了,我打算,这几日再接点生意,多赚些钱。有宅子有地固然有了根本,可手头不能没有一点宽裕。再者,我还得弄辆结实点的车,买两头骡子,怎么也得三五日功夫才办得完。娘和吉祥心里有数,咱们提前做好准备就是!”
 
    潘娇娇和吉祥听了李鱼的话都点头称是。原来的李鱼是老娘操持一切,他只一心一意地练功夫,矢志报仇,而如今的李鱼,却已在不知不觉间,成了李家的主心骨。
 
    李鱼这边找了个由头,安排陈飞扬和狗头儿帮他寻摸一套大车、两头健骡,明知这两人会从中收取好处,李鱼只做不知,还故意给出一个更高的价钱。这两人鞍前马后,跟了他也许久了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不好太刻薄了。
 
    李鱼这边每日里只顾赚钱,以及筹备远行。碍于他自己当初定下的一日只卜三卦的规矩,如今想多赚点也不可能,李鱼着实有些肉疼。而太守府里,任怨任太守的日子也不大好过。
 
    他本以为吉祥归属案断的漂亮,苏良生和庞妈妈这两个活口也都永远张不得嘴了,武士彟那边便要出师无名。实未料到庞妈妈临死还留下了另一份口供,武士彟等人那边一有动作,任怨这边也就知道了,登时有些上火。
 
    任太守前些日子被人灌了一肚子金汁,本就有些憋气上火,再加上这事儿一折腾,一夜的功夫便起了一嘴水泡。
 
    荆王李元则对此一无所觉,每日里只管要任怨帮他安排,花天酒地,快活逍遥。昨儿个玩弄了一对姊妹花,荆王食髓知味,次日早早就又跑到太守府来,一见任怨的模样,却是吓了一跳。
 
    李元则道:“任太守,怎么一夜的功夫,上这么大火,何事烦恼啊?”
 
    任怨愁眉不展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李元则说了一遍,当然是略过了他被人灌金汁儿的事。任怨说罢,重重叹息道:“哎!也是下官一时糊涂啊,谁曾想,一个民间小女子,竟会牵扯出这许多的麻烦!”
 
    任怨这几天陪着荆王花天酒地,什么事儿都一起做过了,倒也不必对他再有隐瞒,自己当初不可告人的目的,在他面前也是坦然说了出来。
 
    荆王是个脑回路与常人大不相同的王爷,听了任怨这番明为报怨,实则在向他暗暗求助的话,对于任怨目前的处境,李元则毫不关心,却兴致勃勃地问道:“那个吉祥,当真美貌?”
 
    任怨想了想,颔首道:“当真美貌,尤其气质出尘,恍若幽谷清泉,与王爷平素所见女子,全不相同。”
 
    荆王喜上眉梢,问道:“与昨晚那对姊妹花相比如何?”
 
    任怨道:“一个是水,一个是泥,如何比得?”
 
    荆王一听,顿时心向往之,忙道:“此女家住何方,可能寻到?”
 
    任怨摇头叹气道:“此女如今住在武士彟府的客舍之中,难得一见了。”
 
    “武府么……”
 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