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我们: rss订阅

不及邀请宾朋友故而大都督有请姑娘一同饮宴

发布时间:2018-08-07 11:37 分类: 福彩3D杀码预测网址 阅读:

 荆王轻轻拍着大腿,暗自琢磨起来:“武士彟位高权重,与我父皇和皇兄关系都很密切,不好招惹。但那吉祥,只是沾了那个姓李的术士的光,本王就算占了她的身子,料想武士彟也不会因此与我翻脸。”
 
    这样一想,李元则登时站起身来,拍拍任怨的肩膀,关切地道:“苦寒不分家,你多吃点苦菜、苦瓜。多喝水,多吃些瓜果,梨子伤脾,莫要多吃。蜂蜜水也是可以喝的,养颜排火,最是滋润!好啦,任太守既然身体不适,本王就不多打扰了,告辞!”
 
    李元则也不等任怨相送,站起身来,兴冲冲地往外就走。
 
    任怨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元则跟狗撵着似的背影,直到他消失在照壁之外,忽然抓起茶杯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:“混账!真真的岂有此理!老子没日没夜,绞尽脑汁地伺候你!便帮老子在朝堂上美言两句又如何?苦菜、苦瓜、蜂蜜水,用你教么?这个混账、这个混账、早晚死在女人肚皮上!”
 
    荆王李元则被任怨大骂一通,也不觉得耳朵根子发热,出了太守府,登上车子,立即兴致勃勃地道:“快,马上去都督府!”
 
    李元则往来太守府太过频繁,干的又是见不得光的寻花问柳事,所以素来喜欢摆排场的他为了方便,也是轻车简从,此时只有一辆清油车,加上车把式,只有三名随从,他自己也是素服便袍,全然未声张他的王爷身份,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位荆王爷一直在滴翠台里潜修呢。
 
    李元则吩咐车把式,快马加鞭奔向都督府,害得路旁百姓纷纷避让。人群中,有几个膀大腰圆,腰间鼓鼓囊囊似塞了东西的大汉皱着眉头急步避让一边,只慢半步就要被那车子撞中。
 
    看那轻车疾驰而去,对路人理都不理,其中便有人按捺不住破口大骂起来。一个头戴竹笠的汉子走到那人身边,抬起头,锐利的目光向远去的车影看了一眼,沉声道:“好了!收敛一些!莫要暴露行踪,坏了今晚的大事!”
 
    看其模样,正是纥干承基的结义二弟,山中贼盗的二当家,李宏杰!
 
 第112章 不约而同
 
    荆王到达都督府的时候,太阳已经西斜了。
 
    他本就是午后去的太守府,再从太守府赶来,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。
 
    武士彟听说荆王驾到,心中也是一奇。这些天荆王和任太守打得火热,他又岂能没有耳闻。不过他也是真不在乎,到了他这级别,又是掌兵权的人,真跟一个亲王走动频繁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 
    况且,任怨真跟荆王打得火热他也不怕,王爷素来是位尊而权不重,是何缘故?皇帝对王爷们固然是更客气更亲热一些,真要说到信任程度,武都督是丝毫不惮荆王的。
 
    所以武士彟对任怨和荆王往来一直听之任之,如今荆王突然来到武府,倒是令他颇为意外。但王爷到了,却是不能不见,武士彟忙亲自迎出府门,请荆王李元则至二堂客厅里坐了,奉茶款待。
 
    荆王捧了茶盏,对武士彟笑道:“冒昧登门,武都督勿怪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笑道:“王爷驾到,蓬壁生耀,下官欢迎还来不及呢,何来见怪一说。”
 
    荆王笑道:“没甚么事,就是想着多日不见了,所以今日到府上叼扰一下,再过几日,本王还得游历他处,如今不多亲近亲近,怕就没机会了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一听,敢情这位王爷是无所事事,闲极无聊,上门来找他喝酒了,登时也就放下了心事,吩咐管家立即备宴。
 
    厨下本来都要按日常伙食准备晚餐了,一听都督要宴请王爷,连忙抖擞精神,把多日不曾燃起的几个冷灶都架上炭,火力全开,煎炒烹炸,准备起了酒菜。
 
    荆王在客厅里与武士彟有一句没一句地闲磨着牙,捱了大半个时辰,管家悄悄进来,贴着武士彟的耳朵告诉他酒宴已准备完毕。武士彟便起身笑道:“王爷,酒宴已准备妥当,请吧。”
 
    荆王哈哈一笑,跟着武士彟步出客厅,到了酒宴厅,一见偌大一张桌子,山珍海味琳琅满目,便笑道:“你我二人共饮,未免不够热闹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笑道:“王爷来得仓促,下官未及邀请同僚,叫夫人和姨妹来陪饮吧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是武将,再者唐时胡风盛行,倒不忌讳女眷同席,故而武士彟有此安排。
 
    荆王笑道:“那也嫌冷清了些,本王总不好让你的女眷行令划拳呐!啊,袁少监一直在你府上吧,可请他前来!对了,对了……”
 
    荆王拍着额头,好像在想着什么似的:“有个叫李鱼的?据说在你利州地方,也是甚有本领的一位奇人,可以把他也请来,本王好奇,很想见见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对此自然不会反对,马上派人去请袁天罡和李鱼。
 
    潘氏这几日把一些占地方的,不便拿的细软,比如丝绸一类的东西都换了金银,如此一来,四大箱的细软,全部换成硬通货后,体积便小的多了。此时,李鱼正在母亲房中,将那一堆金银卷进包裹,包扎停当。
 
    他准备今夜就与母亲和吉祥离开,包裹先打好,到时往身上一背就成。他刚把包裹打好,就听外边管家的声音道:“李小郎君,小神仙?”
 
    李鱼一惊,急忙向潘氏和吉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顺手扯过一床被子盖住了那包裹,咳嗽一声,对外说道:“什么事呀?”
 
    武府管家道:“有贵客到府,大都督有请李家小郎君到二堂共饮。”
 
    李鱼放了心,对潘氏和吉祥小声道:“你们两个,与往常一般行止言谈,不要露出什么异样。等我回来!”
 
    潘氏和吉祥忙点点头,李鱼便整理了一下衣衫,缓步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李鱼到了二堂餐厅,才知道今日宴请的贵客是荆王。李鱼先前连皇帝都见过了,对这位记忆中全无印象的王爷也就没有多少好奇之心。武士彟引见,李鱼上前拜见,在下首刚刚坐了,袁天罡便大袖飘飘,潇洒地赶来。
 
    李鱼被管家引位时,上首就空着一位,他还核计这是给谁留的位子呢,一见是袁天罡到了,假神仙碰上真神仙,心头便是一跳,连忙客气地站起来,先向袁天罡行了一礼。
 
    袁天罡只当他是终南隐士苏有道的弟子,袁天罡与苏有道虽未见过,但身份地位隐隐然是相仿的,李鱼既是苏有道的弟子,当然是他的子侄辈,受他一礼也份属应当,便大剌剌地受了一礼,向他点头一笑。
 
    袁天罡本就是跟荆王一起来的利州,不必大礼相见,只是拱一拱手,笑道:“王爷来了啊!滴翠台风光可还入眼?”
 
    荆王一听,却不知想到了什么风光,色眼一眯,连连点头:“入眼,入眼,甚是入眼。利州山水,名不虚传呐,哈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*********
 
    乳山玉壑,白如堆雪。曲线流畅,跌宕如泉。
 
    灯下,雪白腻滑的一具胴.体全无寸缕。一双白玉如霜,纤巧秀气的天足之上,蔻丹娇艳如火。
 
    从纤巧圆润的足踝、笔挺滑腻的小腿一路向上延伸,是美得全无瑕疵的大腿,每一寸肌肤都有让人心跳加速的妖艳魔力。
 
    圆滑丰满的粉.臀,纤纤一握的细腰,饱满如水灵灵的香水梨子一般的玉.乳傲然挺翘。
 
    修长的脖项,精致的锁骨,粉光脂艳,在灯下散发出莹润的光泽,轩敞的内室似乎也因此而变得更加明亮,旖旎香艳。
 
    杨千叶脱得赤条条的,将那繁琐复杂的富贵人家女子的内外衣裳尽数脱去,先使一匹白叠布,将一对本该是女子们引以为傲、但行动起来却嫌累赘的玉.乳紧紧包裹了起来,又踢开石榴裙,将一套青色的劲装穿好。
 
    最后,从墙上摘下一口宝剑,“铿”地一声一按剑簧,一泓秋水便横亘灯下,反映的寒光映照在她的俏脸上,双目生威。
 
    今夜,就是她的行动之期。
 
    光复大隋之路,从今日始!
 
    杨千叶换好劲装,趿上软靴,提着利剑向外走,刚刚出了内室,就听外间屋里墨白焰低沉的声音道:“小姐!”
 
    杨千叶止步:“嗯?”
 
    墨白焰称她小姐而不称殿下或公主,那就是外边还有旁人,亦或是他不确定周围有没有旁人,杨千叶自然也要提起小心。这种身份的变幻,做事的警觉,是她自幼练就的。
 
    墨白焰道:“府上有贵客来,大都督有请姑娘赴宴!”
 
    杨千叶呆住了:“有贵客?”
 
    门外又传来武府内管家的声音:“是!贵客来得匆忙,不及邀请宾朋友。故而大都督有请姑娘一同饮宴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低头看看自己杀气腾腾的一身行头,双肩不由一塌:“知道啦!稍等!”
 
    杨千叶转过身,拖着剑,糗糗地向内室走去……
 
 第妹一个妩媚娇艳,蜜.桃成熟;一个待字闺中,含苞待放。风情各异,秀色可餐。于是,荆王殿下心怀大悦,畅饮之下,酒未过三巡,就已经醉了。
 
    荆王叫侍卫扶着踉跄出去,两盏茶的功夫才回来,也不知是出恭还是呕吐去了,醉眼朦胧,也不再坐,呵呵笑道:“都督府上这酒,当真醇浓,以本王的酒力,居然……这么快就醉了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起身笑道:“下官这酒,未必浓烈。想是王爷这几日游山玩水,体力匮乏,所以不胜酒力了。”
 
    荆王见武士彟要扶他就坐,忙摆手道:“不坐了,不坐了。本王胸中欲呕,若是当场出丑,反搅了大家酒兴。你们喝,你们喝,客舍里安排一下,本王……呃……本王今日就歇宿贵府了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一听,忙道:“既如此,下官立即为王爷安排……”
 
    荆王不耐烦道:“哎,你是武将,怎么也学任怨一般婆婆妈妈。我醉欲眠,只一登榻就要睡了,你陪本王去,本王还要与你聒噪一番。叫管家安排就好,你坐,你坐。”
 
    荆王把武士彟按坐下,招呼武家总管道:“你……引本王客舍歇下。”
 
    武士彟无奈,瞧他确已酩酊大醉,便吩咐管家:“好生安顿王爷。”
 
    管家忙引了荆王离开,此时酒未过三巡,菜未过五味,大家不要说酒兴未酣,便连肚子都还未饱,自然不能就此散了。武士彟便举杯笑道:“来来来,王爷不在,少了许多拘束,咱们喝。”
 
    袁天罡坐在李鱼上首,正与他耳语,聊的却是李鱼的“师父”苏有道。袁天罡对苏有道闻名已久,可惜山水迢迢,悭于一面。前不久虽然去了一趟京城,结果因为天现异象,又跑到巴蜀望云气来了,所以还是无缘得见。
 
    此时苏有道的高徒就在眼前,袁天罡自然要询问一下这位隐士的情况。李鱼只是在长安大牢里时,听那位戏班子班主偶尔提过这么一个人物,其实他也完全不知,便随口杜撰。
 
    袁天罡哪知其中有假,不曾卜算鉴别真伪的前提下,两个人居然聊得甚是投机。武士彟这一出口,二人竟未听见,杨千叶见状,忙举杯向武士彟嫣然一笑,道:“姐夫,我陪你。”
 
    “好!好好!”
 
    自打那日被小姨子表白了情意,老武被撩得神魂颠倒。奈何两个的私相接触的机会本就不多,杨千叶似乎又变得害羞起来,害得老武更是罕有机会见到撩人情思的小情人儿。
 
    如今杨千叶敬酒,巧笑倩兮,明眸善睐,看在眼里,只觉周身妩媚,无一处不可人儿。虽说夫人在旁,不敢有所表现,心情却是大好,忙举杯一笑,道:“好好好,让他们聊去,咱们喝!”
 
来源:未知
  • 广西侗乡举行防汛防灾演练 多部门联合救援
  • 暴雨致四川安州部分乡镇农房进水 农田被淹
  • 万亩枸杞成熟“染红”戈壁滩
  • 江西遂川山谷云雾缭绕 似水墨丹青画